黃金須彌畫展談心

覺性會館-心茶堂於20220/2/23(日)舉辦黃金須彌畫展開幕茶會,正逢新冠肺炎疫情肆虐,畫展繪者,地球禪者洪啟嵩禪師特別做了一番談話。

如果我活一百歲,或一百二十歲,算是很長壽了!但是畫活得更久,畫會留千年,所以我常說:「人生百年幻生,畫留千年演法。」我的畫不是畫,只是在表達心中的境界,只是幫助大家開悟的工具。

黃金須彌畫展|畫留千年演法

畫會留千年,它並不屬於我,也不是要表達我的精神,而是我說法的工具。不管誰擁有了它,畫會繼續說法。它展現的不只是美,而是心的實相,是眾生觀察實相的工具。

有一次,我畫了一幅畫:雪地上一枝枯草,一位著名的小說家很驚訝地說,他看到枯草在雪地寒風中顫動。而一位佛學教授,看到我畫的千手觀音,很訝異的說,千手觀音的每一隻手都在動!

有一位企業家,曾在南玥基金會義賣活動上,認購一幅我畫的墨牡丹,他說他一看到這幅畫,整個人像觸電一般,他看到「法在動」。

黃金須彌畫展|觀者用什麼心看,畫就會浮出什麼相

我的畫,當觀者用什麼心看,畫就會浮出什麼相。每一幅畫都是一個願,修行者在畫前看著,容易進入三摩地,讓身心產生奇妙的提昇。

在我的眾花畫作中,牡丹特別為大眾喜愛,所以風水名家楊光祚老師常說,風水擺設「前有牡丹後有靠山」,則福貴安穩,因而鼓勵大家座位背後掛雪山,對面則掛一幅牡丹。

我畫雪山、牡丹,雖然大家覺得好像看不到佛像,但是我看到卻是每一點都是佛像。當我們無我了,就能看到此畫的真相,每幅畫都是在不同的時空因緣展現。

黃金須彌畫展|畫本無我,依覺開緣

前天我來畫展現場,看到這些畫,非常訝異:這是誰畫的呀?這是我真實的心情。畫時是我,畫完是我嗎?或,畫時是我嗎?這些畫,本來無我。這些畫不是我所擁有,而是己經全數捐給南玥基金會。我在生前就裸捐了,希望這些畫到人間弘法,讓有緣者請供,同時基金會也能具足弘法利生的資糧。

我是完全隨緣的人,多年來我捐出的金額累計超過一億。對我這麼一個兩手空空的人,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!或許是佛菩薩留給眾生的弘法資糧,讓這些畫到更廣大的人間,幫助更多人具足究竟三摩地,圓滿究竟佛法。

黃金須彌畫展|善觀緣起,心如大山

一個修行人,要善觀緣起。在疫情紛擾不安之際,大家能安心的共聚一堂,感到特別歡喜。1960年左右,地球人口約30億,現在增加到70億,短短60年,地球增加了一倍人口,怎麼能不產生病毒?加上無遠弗屆、四通八達的飛機,乃至「移動的城市」–郵輪,更加速了病毒的傳播。

武漢、湖北的高死亡率,是因為這兩個地方的醫療體系崩潰,但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,死亡率約在0.3左右,甚至比流感低。處在驚嚇中的人是無法好好保護自己的。如果依每個人心中所產生的恐懼而減損的壽命來看,恐懼殺的人比病毒殺的人多太多了!

黃金須彌畫展|照觀緣起,安心應變

世間無常,代表著明天更好。這次疫疾的因緣,讓人類重新省視人和環境之間的關係。一個修行人要安心應變。

以印度為例,本次疫疾初期,印度人受到病毒的侵害微乎極微。因為這種病毒怕熱,印度的天氣炎熱,加上深入民生的咖哩飲食文化,造成這樣的結果,這就是因緣法。

所以,什麼是先進國家? 什麼是落後國家?因為看起來很乾淨,所以死得快,因為看起來很髒亂,所以活得久?因緣實相是如的深妙,只有真實無我,才能照觀。

恐龍軀體龐大的優勢,卻也正是其滅亡的原因。印度的比哈爾邦土地肥沃,歷史上常設為重要都城,現在承載了一億多人口,如今地力消耗,便成為貧窮之地。

所謂的優勢,或許常成為另起因緣的劣勢。這是我執深重的現代人所應深知的。修行人對緣起要善加觀察,對緣起沒有深刻的觀察,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、錯誤的決定。

黃金須彌畫展|隨緣應世,應世隨緣

隨緣,就要積極觀察緣起,不了解因緣,如何隨緣?平常心,如果平常不用心,如何平常心?積極觀察緣起,不驚不怖,心無罣礙,隨緣應世,積極活得好好的。如果因緣到了,要走了,也要走得好好的。

這次印度禪旅,我們去朝禮觀音聖境普陀洛迦山,我請觀世音菩薩守護疫疾,菩薩也交給我另一個不可能的任務—完成觀音傳十萬行史詩。須彌山是娑婆世界最高的山,相應於地球則是喜馬拉雅山。黃金須彌畫展,在群山環繞,我們在夢中最深的地方相會,也幫助更多的眾生安心。

我們不要怪病毒,事實上是人類去侵擾病毒,而不是病毒來侵擾人類。而病毒也傻傻分不清,不知道宿主走了它也活不了。心懷恐懼是無法長壽的,今天大家有緣相會,祝福大家心如須彌大山,安定自在,成為人間安穩的力量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